致那操蛋的青春

来源:www.emperorcomputer.com   发布时间:2020-10-19 13:29:11   浏览次数:1592
 暖和的4月艷陽天,柔和的陽光透過百葉窗灑在雪白的地板上,微風透過百
葉窗吹在臉上如同美女柔和的撫摩。

  這是1間45十平的精裝修辦公室,檀木的書架上整潔的擺放著各類書籍靜
靜的靠在辦公室1側,墻角的衣架上掛著1件高檔黑色西裝,漆黑厚重的辦公桌
前擺放著兩顆碩大的綠葉植物盆栽。

  辦公桌上擺放著雜而不亂的文件文具,以及1臺蘋果筆記本電腦,電腦前1
個帥氣的男人正在玩著電腦遊戲,那男人便是我瞭,我啼薛寶。

  講起我的名字,不得不囉嗦幾句,其實我的都名是薛寶兒,什麼什麼?你是
女的?NONO,我是純爺們,正經的,復粗復長復硬的純爺們,我的名字之所
以這樣,是因為前面殤過1個哥哥,父親怕我養不活所以給我起瞭1個比較女孩
化的名字,你要明白,我出生時,父親已經4十多歲瞭,他已經經不起再1次的
打擊瞭,而等我成年,實在受不瞭這個名字瞭,所以就將「兒」

  字往掉,改瞭薛寶這個名字。

  父親原本是1屆校長,現在已經在市教育局當領袖瞭,最近便要退休安享天
年瞭。

  拜著操蛋的社會所賜,官2代的兒子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剛才大學沒多久
的我已經是鄰市1所高校的校長瞭……復在LOL裏虐瞭對手1把,依然年輕的
我不禁在堪比飛機頭等艙座椅的辦公椅上翹起瞭2郎腿。

  就在我準備入進下1局時,驟然房門被輕輕的敲瞭3聲,我驟然想起到今天
有老師要到面試,這所學校是1座私立高級中學,對教師的要求比較高,固然工
資也是當地拔尖的,我將翹起的腿放下,輕聲道:「請入。」

  房門無聲打開,1位麗人輕身飄進。

  因為我望女人是從下向上望的,雖然有些不禮貌,但是這是習慣,大概1掃
,我的眼神忽然1蹦,好像有種講不出的感覺。

  我小心從下去上望往,映進眼簾的第一1雙大概8厘米高的漆皮高同鞋,修
長勻稱的1雙盡美玉腿上附著著淡淡肉色絲襪,絲襪在膝蓋上方消逝,不明白是
長筒襪還是褲襪,遮住絲襪的是1件包臀黑色短裙,上身是1件淡粉色的襯衣,
襯衣幹凈整齊,紐扣也扣來瞭最上面的1顆,但是胸前的1顆紐扣正奮力抓住扣
眼,在崩開與抓緊間徘徊。

  她的脖頸白玉1般光潔,望來她的臉龐時,我的呆瞭1下,然後嘴角漸漸的
勾瞭起到。

  她的臉型是標準的瓜子臉,5官精巧盡倫,眼睛大而迷人,長長的眼睫毛根
本不需要帶假的,嘴巴小小的塗瞭淡淡的唇彩,讓人仍不住會想來她假如張開嘴
……麗人此時卻用纖手輕輕的擋在瞭櫻唇上,並不是她明白瞭我的想法,而是因
為我們居然是「老熟人」

  瞭。

  她實在沒想來,離開那個市,在這個城市裏竟然還能撞見「熟人」。

  麗人尷尬的用手將眼前的1縷淡黃色秀發攏來耳後,露出嬌小的耳朵,然後
強作從容的道:「你好,薛校長……我是……」

  我擡手打斷瞭她下面的話,麗人最後的期看破滅瞭,她以為過往十年瞭,我
早已忘記瞭她,沒想來我居然還記得她。

  「董老師還是那麼的迷人啊……」

  董櫻娟好像沒有聞來我的話,向前走瞭幾步到來我的辦公桌前,雙手握著幾
張A4紙遞來我面前道:「薛校長,這是我的簡歷……請……」

  我搖瞭搖頭道:「你的簡歷我還不清晰的話,那還有誰會明白呢?」

  講完我站起身到走來她的身邊,她穿著高同鞋和我幾乎跟等身高,她低著頭
盯著手裏捏著的簡歷好像想要望出花到。

  講起到她已經3十89瞭吧,望到歲月和她是熟人,並沒有很難為她的意思


  我伸出手,像財主1樣將剛買的小妞下巴擡起,而那小妞也和電視上1般扭
過頭往。

  我哈哈1笑道:「董老師還真是越活越年輕啊,怎麼過瞭十年似乎更加輕易
靦腆,您以前可不是現在的神情吧?」

  董櫻娟1扭頭擺脫瞭我的手道:「薛校長,我是到應聘的……」

  望著眼前有些認識復有些生疏的女人,我接過她的簡歷望全不望1眼向桌上
1扔,微微1笑道:「我明白,不過,今天是面試,我合鍵望的是你這個人,不
是你的簡歷。」

  董櫻娟重重喚瞭口氣,然後徐徐擡起頭,牽強扯出1縷微笑,雖然有些牽強
,但依然是那樣的迷人。

  我忍不住1手按住她的後腦,粗魯的吻住瞭她的櫻唇,我突如其到的舉動讓
她根本沒時間反應。

  「嗚……嗚……」

  董櫻娟雙手緊緊的推著我,我被迫和她的嘴唇分開,她喘著氣有些惱怒的道
:「再見!」

  我有些驚異,比較兩人以前連床全上瞭好幾次瞭,怎麼她現在1點全不戀舊
情呢?剛開始時她的推脫我以為是出於女人的矜持,但現在望到她好像真的不想
與我重溫舊情瞭。

  董櫻娟扭著包在裙子裏的肥臀急急拉開房門,然後驟然想起簡歷還在我的桌
上,復急忙返歸。

  我的腦袋裏迅速琢磨著各種可能,見她歸到拿簡歷,我急忙奪先拿瞭以前,
然後我的神情迅速1變,裝出可憐兮兮的模樣道:「老師,我能娶你嗎?」

  這1句話讓董櫻娟的手僵在瞭空中,她的臉色好像從惱怒中緩和瞭些許,她
的臉上變的紅紅的,她想起瞭十年前,眼前的男人還是1個男孩的時候,看著她
的臉認真的講過:「老師,我能娶你嗎?」

  當時,董櫻娟笑的花枝亂顫的道:「開什麼玩笑,我有丈夫的……」

  我見她的臉色緩和瞭不少,自然也從我這句話裏歸想起瞭以前的自己,我便
趁暖打鐵的道:「薛老師,你被正式錄取瞭。」

  董櫻娟從回顧中醒到,她明白我進取她完都是因為她的身體,她不明白對於
錄取這件事究竟該慶祝還是該悲傷。

  我悄悄的望著她,她沒有拿起簡歷拂袖離開,講明她在掙紮,她在權衡,或
者講在想1個復能教書掙錢,復不再和我發生合係的兩都齊美好事。

  我沒有給她太多思量的時間,我決定不管結果如何,今天全要將這個豐腴的
熟女食來嘴裏,她在少婦時代時把我的童子身全食瞭,現在她成瞭熟女豈有放開
她的道理。

  我繞來她身後,將臉頰貼在她柔順的秀發上,雙手從她的腋下握著她的雙乳


  啪,她胸前的紐扣崩開瞭,老天能證實,那真不是我掰下到的,我隻是在她
乳上捏瞭1把,而那個早想罷工的紐扣這是順勢辭職罷瞭。

  「啊……寶兒……別這樣,我們不能再錯瞭。」

  聞來她再次這樣親昵的啼我,我隻能將雙手更加的握緊,她的雙峰比起以前
更大更結實,我的1雙手根本抓不完都,她的胸前失往紐扣的阻擋,雙乳徹底得
來瞭釋放,怒洶洶的向前聳著,我將她那沒有任何加厚措施的白色蕾絲胸罩拉來
瞭她的雙乳下方,我幾乎能聞來她的雙乳剎那彈出時的風聲,我甚至懷疑假如我
是在她前面這樣扒她胸罩的話,會不會像被安都氣囊砸來1樣有幾率眩暈呢?「
薛校長,你……我要走瞭,放開我,我不在你們這裏應聘瞭……」

  她1會寶兒,1會薛校長的啼著,弄的我全不明白我究竟是個什麼角色瞭,
是當年同在她屁股後面食灰的性企圖小2逼?還是1名禽獸不如要潛規則女老師
的猥瑣校長?她的掙紮對我到講隻能增添樂趣,可能我真的有當猥瑣校長的潛質
,不過天可憐見,我當上這所學校校長的時間裏,真的沒有和其他不認識的女老
師這樣做過,雖然有時想過,但我自認為,我還沒那個膽量。

  她的雙峰鼓鼓的,鼓得有些誇張,就像是吹滿的氣球,幸好我沒有留指甲的
習慣,要不然我還真不敢用力往捏。

  我的右手捏住瞭她嫣紅的玉乳,左手抓著她另1隻雙峰用力擠壓揉按。

  董櫻娟沒1點點感覺那是不可能的,她此時雙手撐著辦公桌面咬著下唇不敢
再講1句話,她怕1張嘴講出到的不是話,而是呻吟。

  我吻著她的脖頸和耳垂,我明白這裏是她的敏銳區,很自然她的敏銳區沒有
隨著時間的變化而改變,也沒有隨著時光的流失而消退,然而好像更加的敏銳。

  董櫻娟的鼻息越到越重,慢慢的重來隻用鼻子已經喘不過氣到,她剛1張嘴
,就被自己的聲音嚇瞭1蹦,那是1聲能讓太監骨頭酥3分的呻吟,連我全沒有
聞過她那樣呻吟過,那呻吟好像是1個被囚禁瞭1萬年的女妖精被人插進下體而
歡喚的聲音。

  董櫻娟的臉唰的1下更加紅潤,她也不曉哪裏到的力氣,居然閃身離開瞭我
的壓制。

  她並沒有氣急敗壞的離開,而是啜泣瞭起到,這是我始料未及的。

  「寶兒,我們真的不能再錯瞭,以前是老師不好勾引瞭你。」

  合於她講的勾引,講實話,那是真他媽是周瑜打黃蓋,1個願打1個願挨,
就算她這個周瑜不打,我也會死皮賴臉的求她打。

  「我以前也確實羞辱過你,欺負過你……」

  等等……這話從何講起,她什麼時候羞辱欺負過我?我怎麼不明白?「哼,
原先你還記得啊,那你講講你全怎樣羞辱我瞭。」

  我嘴上這麼講著,心裏想著:「難道她講的羞辱,是那天上課有意點我答題
,結果我沒答上到?」

  隻聞她徐徐道:「我讓你……讓你舔我的腳指頭……讓你給我按摩捏腳,甚
至讓你……甚至讓你舔我的骯臟的後面……」

  聞來這裏我笑瞭,雖然我不敢自稱不是變態,但是這種事哪個男孩全幻想過
吧?當年她讓自己做這些事的時候,自己快樂的幾乎以為是在做夢,沒想來她竟
然以為隻是在欺負欺侮我……「那你為什麼要這樣的羞辱我呢?」

  「我……我當時除瞭長相身材再沒有什麼好誇耀的瞭,當時你是校長的兒子
,我欺負你會有快……會感覺很好。」

  還沒等我講話,她復急忙道:「但是我也得來瞭懲處……」

  原先他們兩人的奸情被發覺後,她的老公沒多久就病瞭,也不曉是巧關,還
是她老公天生就有病,反正沒幾年就死瞭。

  後到不明白是誰傳講她是和別人偷奸被老公發覺,活活的給氣死瞭。

  當初董櫻娟沒有在意那些謠言,可時間長瞭流言蜚語非但沒有停止,甚至更
加嚴峻,後到她才明白是1個早就望上她的老男人,再被拒盡後的報又。

  董櫻娟離開瞭那座難過的城市,來瞭現在這裏,她尋瞭她的第2任丈夫,也
就是現在的丈夫,他的丈夫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隻是1個廠裏的工人,不過她
也沒有選擇的資格瞭,不過她現任丈夫對她的體貼她是完都清晰的,而且兩人還
生瞭1對雙胞胎兒子,所以她更加的珍惜這次婚姻,不想在對不起丈夫,對不起
傢庭。

  我終於知道瞭她的顧忌,跟時也完都猜透瞭她的心裏,我可以肯定她已經逃
不出我的手心瞭,因為她缺錢!她已經沒有工作瞭,除瞭教書,她什麼全沒有幹
過,她的丈夫是個工人,靠工資養活4口人?開玩笑,1個兒子就夠他們拼死拼
活瞭,兩個?玩呢?想通瞭這點,我笑瞭,我到來她面前,她的雙手環在胸前,
我1把將她的雙手拉開,看著那兩個復大復圓復挺的奶子道:「我講怎麼這麼結
實這麼鼓啊,原先是剛生過啊。」

  我將她的雙手按在她肥膩的臀瓣上,低頭咬住瞭她的1顆嬌艷玉乳,用力1
吸,果真有淡淡的乳水流出,雖然並不好飲,但是精神上得來瞭很大滿足。

  我擡眼去著她1邊吸吮1邊調笑道:「望到我真的學壞瞭,和小寶寶奪起吃
物到瞭。」

  董櫻娟扭著頭道:「我可以彌補你,給你弄,但是我有個條件。」

  我暗自1笑,且聞聞她的條件。

  「1個月的時間,你隨便怎麼玩,算是我給你的彌補,但是過瞭1個月,我
們就是正常的上下級合係,行嗎?」

  「行,不過我也有個條件。」

  「什麼……」

  「這1個月裏,你必須像以前那樣殷勤跑放……」

  董櫻娟咬牙問道:「就1個月!是吧?好!我答應你!」

  我暗笑道:「哈哈,沖你剛剛的呻吟聲,老子就明白你的性生活不和諧,老
子賣力操你1個月保障你想來我就腿軟,自己恨不得加上3年5年的期限。天真
啊,這種合係哪能講斷便斷的?」

  「條件咱也談完瞭,那麼現在開始面試瞭。」

  「怎麼還要面試?」

  「你確實被錄取瞭不假,但是這次的面試合係的你的工資水準,根據你的身
材相貌,決定是1個月3千5千還是8千1萬。」

  「這……這是什麼面試。」

  「你可以不參加,那就1個月2千塊,年底沒有獎金,沒有養老保險……」

  「等等,那就再面試1次吧。」

  「嗯,那好,把襯衫脫瞭吧。」

  董櫻娟終於知道瞭這所謂的第2次面試,是個怎麼試法瞭,不過她還能歸頭
嗎?別講已經和他有1個月的關約瞭,即使沒有那關約,自己也不可能舍棄高額
的工資。

  不迎關他的話,確實對得起丈夫瞭,但是那就意味著沒有瞭高工資,沒有高
工資就意味著對不起兩個兒子,2比1……高工資勝!董櫻娟脖子上的紐扣系著
,胸前的卻崩開裸露著雙乳,顯得淫靡至極,此時她1顆1顆的讓紐扣都部打開
,然後優雅的將襯衫脫掉,即使這樣輕微的脫衣搖撼,她的巨乳在沒有胸罩約束
下也會顫巍巍的搖撼,讓人頭暈目眩。

  她的上身顯的比較短,兩顆由於奶水更加巨大結實的奶子,不用內衣也緊緊
的擠在1起形成深深的乳溝,她的玉乳在雙峰正中心偏上的位置,正可謂是中圓
1點紅啊!兩顆奶子占瞭上身好大的位置,去下便是小腹瞭。

  她的小腹還是那樣的平整,不過可以望出,小腹中心終究有1條生育留下的
刀疤,她的腰很細,這樣更加襯托出瞭她胸前的巍峨,和胯部的弧線。

  我已經坐歸瞭我的椅子上,雙眼放光的盯著她的腰身講道:「嗯……我決定
給你1個月加5百塊,裙子也脫瞭吧。」

  董櫻娟稍稍猶豫瞭1下,便拉開臀側的1個拉鏈,輕輕左右扭動著屁股,雙
手抓住裙邊漸漸向下褪往,她的雙乳隨著她的動作左右搖擺著,比那脫衣女郎到
得更加刺激,裙子褪下,露出裏面紫色的蕾絲邊內褲,她1手扶著桌子,1隻腳
微微擡起,將短裙套瞭出到放來旁邊的沙發上。

  她穿的是肉色長筒襪,圓圈條型的矽膠防滑邊使絲襪緊緊的貼在她豐腴的大
腿中心。

  其實我早就硬來不行吧,不過我把他掰來瞭1邊,不過來瞭此時,掰也掰不
過往瞭……我坐直瞭身子,咽瞭口口水道:「繼承,繼承!3千瞭。」

  講實話在本市這個雖然不算太發達的地方,像這種私立的學校,老師工資全
挺高,就連學校裏打掃衛生的大媽1個月也能拿兩3千。

  董櫻娟臉紅紅的,就要往脫那性感的漆皮高同單鞋,我急忙阻撓道:「唉唉
,鞋和絲襪不用脫。」

  董櫻娟驟然想起瞭我喜歡這種調調,漸漸的開始褪她的內褲,她的內褲下邊
緊緊的貼著陰唇,將下體的輪廓勾勒瞭個清晰,十年未見她的美穴瞭,究竟有沒
有變黑變松,我很等待。

  她脫內褲的樣子誘人的讓人噴血,她的雙腿緊抿著,內褲退下到是全捲著瞭
條狀,在離開美穴的1剎那,好像是由於她夾的太緊帶動瞭她的陰蒂,使她輕輕
的呻吟瞭1聲,更加的增添瞭情調,內褲終於也被她扔在瞭沙發上。

  1句完美復透著熟女韻味的女體完都的鋪現在我的面前,我竟然流口水瞭,
真是丟人,我右手托著下巴趕快1擦,然後盯著下體猛瞧。

  她的陰毛整齊勻稱,不會覺的太稀松,也不會稠密的讓人發毛。

  給人的感覺很幹凈,很心曠神怡。

  她的雙腿在絲襪的襯托下更加的完美無暇,那修長勻稱的比例就是模特也不
過如此。

  董櫻娟扭捏的站在那裏,見我望她下體那樣的暖切,臉上也不禁有些掛不住
,她雙腿不顯然的1前1後夾緊,更顯示出瞭她包裹在肉絲下迷人的修長美腿,
她的雙臂緊緊貼著側乳,兩隻手握在1起擺弄。

  這種半羞澀半嫵媚的樣子,真真能勾出魂到。

  我向前拉瞭拉椅子,上身前探興奮的道:「4千!下面開始即興發揮!」

  即興發揮?望到最後的矜持,全受不住瞭……董櫻娟心裏慰藉自己道:「1
個月以後,我就會有1個幸福美滿的傢庭!這1個月的就當事噩夢吧!」

  隻見董櫻娟轉過身往,背對著我,她的背脊光滑照人,來瞭腰部驟然收緊,
然後再向下突出兩瓣臀瓣。

  她的屁股肥大挺翹。

  此時她正漸漸的彎下腰往,將那倒水滴1般的肥臀鋪現在我的面前,隨著她
的腰彎的更深,她淡淡的菊花,和橢圓的鮑魚慢慢的清楚起到。

  我幾乎忘記瞭自己的身份,趴在辦公桌上盯著她的屁股。

  她雙手抱住自己的屁股,用力向外1掰,菊花,美穴,跟時張開瞭小嘴。

  我的喚吸更加的濃重,但我已經不是未經世事的男孩瞭,我強壓著沖上往的
沖動,望著她的表演有種異樣的刺激。

  我的鼻尖幾乎頂來瞭她張開的美穴上,那淡淡的熟女人味讓我有些飄飄然,
就在這時,董櫻娟轉歸身到,雙手抓住自己的碩大雙乳,用力1捏,本到她是想
表演給我望她雙峰的,結果,剛剛的奶水已經被我吸通,她這1捏不要緊,奶水
霎時射瞭出到,那場面簡直和彗星撞地球1般難得。

  「呀!」

  董櫻娟本到慢慢入進瞭狀態,這1下她真沒想來,來是弄得她不曉所措。

  「非常,非常好!5千已經有瞭。」

  董櫻娟1聞,舍棄矜持,伸出手指在玉乳上1抹,乳汁被抹在手指上,隻見
她張開櫻唇輕輕包裹住手指,1唆然後啵的1聲將手指拔出。

  我操,我他媽真受不瞭瞭,難道真的惟獨我受不瞭?其實董櫻娟的下體泛濫
程度堪比決堤,她的現任丈夫也是1個5秒鐘先生,天生小騷貨的她註定性生活不
和諧,這種偷情的刺激讓她歸想起瞭十年前,她的下體不自覺的便濕透瞭。

  我也沒閑著,3下5除2的將襯衣領帶褲子內褲脫來1邊。

  我緊緊的將她抱住,然後吻住她的櫻唇,我還沒實用舌頭,她的舌頭便遊魚
1般鉆進瞭我的嘴裏,我哪裏還能客氣,順勢與她的舌頭蠻纏在1起,我1邊唆
著她的香舌,1邊捏著她的巨乳,她的乳汁還是隨著我的擠壓不停的溢出,不過
兩人現在哪裏還顧得上這些。

  離開她的櫻唇,我再次讓她的耳垂吸進口中,據他後到自己講,這個敏銳地
帶他的兩任綠帽老公全不明白,這有我明白。

  隨著我舌尖挑逗著她的耳垂,她將我越抱越緊,嘴裏也開始有瞭聲音:「嗯
……喚……寶兒……好寶兒……」

  我的雙手下搬放在她的屁股上揉捏,這裏的肉感和雙峰復不1樣,彈性更大
更加光滑順手,她的雙乳壓在我的胸前,堅硬的玉乳1邊摩擦著我的前胸,1邊
溢著奶水,刺激程度可想而之。

  我1邊揉捏1邊拍打她的屁股,啪啪的聲音隻能讓她越到越興奮,她的屁股
慢慢全被我拍紅瞭還尤不自曉,隻是1個勁的用下體摩擦我的陰莖,我明白她已
經等不及瞭,我心裏瞭然,越是這種時候,越不能即將滿足她,必須吊足瞭她的
胃口,讓她處於崩潰的邊緣,再給她致命1擊,盡對能將她徹底腐儒。

  我有意用那話兒摩擦她的陰蒂卻始終不插進,她的小嘴好像努力想咬我的那話兒
1口,卻始終咬不來。

  我壓下插進沖動繼承向下吻往,等著她開口求我,我吻著她的脖頸,以為她
應該開口求我瞭,可沒想來她居然如此能忍,竟然隻是呻吟並沒有求我操她。

  我再次含住她的玉乳,舌尖抵住她硬硬的玉乳上下撥弄,然後用舌尖環繞著
她的玉乳旋轉,將她的乳暈也舔瞭個遍。

  然後我用力1吸,1股依依不舍抓甜再次湧進口中。

  「寶兒……不要吸瞭……那是我傢寶寶的……快讓你吸光……瞭……啊……


  她嘴裏這樣講著,雙手卻死命按著我的後腦,不想我的舌頭離開。

  我復重重的吸瞭滿滿的1口,然後再次和她接吻1口氣渡來瞭她的嘴裏,她
意識來那是自己的奶水不肯下咽,我的嘴卻向來不肯離開,她也就沒有瞭辦法,
隻好羞澀的咽瞭下往。

  「這下可不是我1人偷食你傢寶寶的糧吃瞭吧?」

  「壞蛋……寶兒,那裏不行……」

  原先我已經扒開她那性感迷人的紫色蕾絲內褲,蹲下吻住瞭她的美穴,她的
美穴沒有好像變黑的跡象,雖然已經不又當年的粉嫩,但是也隻是嫣紅而已。

  她的騷穴此時已經自己張開,本到躲在裏面的小陰唇此時也出到透氣,1張
1關的吐著暖氣,裏面的淫水娟娟流出1滴滴的滴在地板上。

  正是如狼似虎年紀的熟女韻味誘人至極,不過我要吊足瞭她的胃口,就像…
…當年她吊我的胃口1樣……我的雙手放在她的絲襪大腿上,上下撫摩著,感受
著肉體與絲襪的雙重刺激,嘴上挑開她的陰唇漸漸挑逗她已經堅挺的陰蒂。

  「哦……不,寶兒……啊……那裏太濕瞭……不要……不要在弄瞭,姐姐受
不瞭瞭……快插入到吧……」

  「原先姐姐也明白自己這裏濕透瞭啊,幾年不見水量真是見長啊。」

  「壞寶兒……快,操姐姐啊……快點啊……」

  忍住!我將她抱起,放來辦公桌上,親吻她的肥臀和絲襪大腿,雙手撫摩著
她的小腿和黑高同鞋,然後再次將頭埋進她的雙腿間,結結實實的用舌面在她的
美穴口上舔瞭1下。

  「哦~寶貝……姐姐真的受不瞭瞭……啊!再到1次……再到1次。」

  她的雙腳緊緊的繞住我的脖子,1隻高同鞋松垮垮的套在腳尖上隨著我的舔
弄搖曳著。

  當我終於離開她美穴時,她重重的送瞭口氣,以為我就要操她瞭,她急忙將
屁股向下挪瞭挪,挪來桌邊以方便我插進,可我卻沒有插進的意思,居然獨自走
開坐靠在瞭沙發上。

  董櫻娟想全不想,1屁股從桌上出溜下到,快速的將那帶著淫水的紫色內褲
脫掉,到來我身邊,跨在我腿間就要向上坐。

  我找思著再熬她1下,便道:「舔。」

  以前從未幫我口交過的董櫻娟,此時堅決果斷的含住瞭我的那話兒,據後到她
講,這是她首先次幫人口交。

  難以置信的是,她的技術竟然比我女夥伴還要好,我的魂全好像被她吸瞭出
到。

  「爽……姐姐的小嘴,吸的我真是爽……」

  我1邊舒暢的呻吟,1邊撫摩著她的秀發。

  董櫻娟1邊幫我賣力的唆著,1邊用手輕輕撫摩著我的蛋蛋,她的1上1下
1左1右的吸著,嘴裏還嗚嗚有聲,好像對口中的吃物非常的愜意。

  我不講夠,她也不敢停,驟然,1股熱流湧上大腦,我感覺我身體裏每1個
細胞全在歡喚雀躍,我的所有毛孔全因為舒爽而張開,我的屁股1縮,1股酣暢
澆漓的舒爽湧上心頭,我雙手死死壓住她的後腦,這是1次猛烈的射精體驗,我
感覺我的精液假如換成子彈的話應該能將她射殺。

  「嗯……嗯……」

  董櫻娟不能操縱的將我的精液都部吞瞭下往。

  當我送開她的時候,我望來瞭她眼中的失看,自然是因為我沒有操她便射瞭
而懊惱,不過待她望清晰我的那話兒好像沒有軟下往後,眼裏裏面泛出瞭光亮。

  董櫻娟歡喜的很,隻見她麻利的將嘴角的精液1抹,然後跨坐在我腿上含笑
道:「寶兒還是那麼厲害啊。」

  「姐姐還是那樣風騷啊,我就喜歡姐姐這樣。」

  我沒有阻撓她坐下的動作,卻有意將那話兒刺空瞭幾次。

  董櫻娟嬌喘著道:「寶兒……姐姐全浪成這樣瞭,還不讓姐姐爽1下嗎?姐
姐求你瞭!肏姐姐1次吧……」

  火候已來。

  「哦……天哪!爽死瞭!姐姐……被你肏……上天瞭!」

  我對準她濕透的淫穴用力刺瞭入往,充分潤滑的小妹妹1桿探底,我感覺來,
她的小妹妹像手握1般緊緊的將我的莖身握著,裏面好像還有小嘴在吸我的陽物。

  我抽搐時幾乎有些費力,她的小妹妹依然窄緊的不像話,要是沒有如此潤滑,
我全懷疑能不能插入往。

  董櫻娟雙手按著我的肩膀,1雙巨乳在我面前上下晃動,我伸出頭到叼瞭好
幾次,才將1顆櫻桃食入嘴裏,我的下體現在幾乎不用任何動作,董櫻娟都權代
勞瞭。

  她的雙腿跪在我雙腿的外側,大腿根上的絲襪被我把玩的捲曲瞭1格,1隻
高同鞋穿著腳上,1隻高同鞋已經掉落來瞭地板上,露出迷人的小腳丫,她的腳
型非常美,要不然當年我也不會死皮賴臉的往舔她的腳。

  董櫻娟瘋瞭1般上下聳動著身體,我嘴裏叼著她的櫻桃,隨著她的動作不斷
的被拉長,她不但沒有好像疼痛的感覺,反而盡對更加的刺激。

  「寶兒……寶兒……你的那話兒好棒……姐姐快融化瞭……」

  董櫻娟額頭前胸全滲出瞭香汗,肥碩的屁股磨盤1般在我的腿上碾瞭幾圈,
然後繼承上下聳動。

  我雙手托住她的肥臀,使她屁股懸空,然後1陣機合槍式的抽插。

  「啊!寶兒……姐姐……姐姐快要泄瞭……再到……寶貝,再快點………」

  我的速度驟然放慢,然後問道:「姐姐,1個月太少瞭,不如在加1個月,
你讓我玩兩個月怎樣?」

  「行!兩個月,姐姐讓你隨便怎麼玩,快肏姐姐……快點……寶貝。」

  「姐姐1會不會反悔吧?」

  「不會……斷定不會……兩個月,不反悔,快點……好寶寶,快動,快肏姐
姐的騷逼。」

  我1隻手重重的在她臀上拍瞭1擊,然後大笑1聲,急速挺動起到。

  「啊!啊!這……天……天哪……好……這感覺!……噴……呃……呃……


  董櫻娟得來瞭十年到從未有過的高潮,她有節奏的重重聳動著屁股,沒動1
下全相伴著1次呻吟。

  隨著董櫻娟小妹妹中急速的收縮,1股陰精直撲向我的陽物,本到我還不想射
,不過被著滾燙的陰精1淋,我再也把持不住瞭,再1次射瞭精,我將那話兒塞入
瞭她的子宮,深深的將她的子宮射滿。

  被我熾烈的精液1燙,高潮慢慢平息的她再次享受瞭高潮的快感,隻聞她啼
道:「射入到吧……寶寶,縱情的射入到吧……姐姐在安都期……」

  講完,趴在我胸前1動不動瞭。

  她的雙頰緋紅,眼神裏洋溢瞭滿足與性福。

  我並沒有就此滿足,她那極品騷穴比之以前更加的騷浪無比,我的那話兒射完
精之後根本沒軟下到,我直接復開始瞭新1輪的肏幹,隨著我的抽插,咕嘰咕嘰
的小妹妹與陰莖親熱摩擦的聲音可以直接耳聽,精液帶著淫水喚哧喚哧的去外冒。

  「寶寶……你……你好厲害……比以前還厲害……還能做……姐姐真是……
啊,爽……姐姐真是服瞭你瞭。「董櫻娟的動作開始變得沒有之前那麼激烈瞭,
假如我還用這個姿態肏下往會很累,我在她的肥臀上拍瞭1擊,示意她趴在沙發
上。董櫻娟順從的像狗1般趴在沙發上,撅著屁股露出被肏的有些發紅的騷穴,
等待著我的入進。我也沒和她費什麼話,今天就是要將她肏飽,讓她1輩子全忘
不瞭我,今天隻能舍命陪美女瞭。我雙手掐住她不堪1握的纖腰,下手1挺,刺
溜1聲陰莖應聲而進,董櫻娟仰著頭輕聲嗯瞭1下,然後屁股隨著我的節奏前後
擺動撞擊著我的小腹,我的雙手在她彎下的裸背上撫摩著,她的背脊光滑白皙,
真是怎麼觸全觸不夠,順著她的背脊觸來她如圓玉般光潔嫩滑的雙肩,然後在1
路向下,重新覆蓋在她的雙乳上,她的雙乳怎麼玩全不會膩,觸上1輩子也不嫌
多。由於已經射過兩次,我的下體變的有些麻木,在怎麼肏也沒有想要射精的感
覺,而我身下的董櫻娟更是不堪,她已經從雙肘雙膝支撐,變成上半身支撐,嘴
裏還向來啼著:「寶寶……饒瞭姐姐吧……姐姐的屄全被你……肏壞掉瞭。」

  「姐姐的屄太絕妙瞭,弟弟根本不想拔出到。」

  「好弟弟……姐姐真是被你肏軟瞭……啊,雖然很爽,很想再讓弟弟肏……
但是姐姐怕真的被你給肏死。「「這才第2發呢,哪有那麼誇張。」

  「姐姐……要是講這幾年到……沒有1次超過5分鐘的……性生活,你信嗎
?」

  「不信。」

  「反正姐姐……沒有講謊……呀,不能再快瞭,姐姐的屄真的受不瞭瞭!」

  我沒有理睬她,因為我驟然有瞭射精的感覺,我的速度慢慢的加快,她嘶聲
力竭的喊著:「啊……啊!泄瞭……泄瞭,這次……真真的泄瞭!」

  講著1股純凈如水的液體從她下體噴出,直接將我的腿打濕,而我也用力壓
住她的屁股將精液射瞭入往。

  她居然潮吹瞭,這倒是我首先次見來,她的首先次潮吹是被我肏出到的,我
本到要軟下往的陰莖居然鬼使神差的再次又活。

  董櫻娟已經被我肏的起不瞭身瞭,我抓住她的身子用力將她翻過到,讓她平
躺在沙發上。

  董櫻娟眼神迷離的望著我的那話兒道:「寶寶……你要嚇死姐姐啊,怎麼還這
麼硬啊。」

  其實我也是強弩之末瞭,已經來瞭極限不過我要在恐嚇恐嚇她:「開什麼玩
笑,這才剛才開始好不好,快點的,起瞭再肏3百歸關。」

  董櫻娟急忙用手護住瞭下體講道:「好弟弟,真不行瞭,姐姐真不行瞭……
哎呀,不行,別……別在插入瞭瞭……別肏瞭。「就算不動,插入往也不錯啊,
我趴在她的身上緊緊的貼關著她的胸部,然後徐徐的將陰莖插瞭入往,不過被她
緊緊的小妹妹1包裹,還是忍不住抽搐瞭起到。董櫻娟連抱我的力氣全沒有瞭,隻
是呻吟道:「啊……姐姐我也真是變的更騷瞭……全這樣瞭……還是那麼有感覺
……」

  為瞭顯示她有感覺是我的技術好,我用力頂瞭她幾下,她立刻求饒道:「饒
命……弟弟的大雞吧饒姐姐1命……真不能再那麼用力肏姐姐瞭。」

  「寶寶,姐姐再給你加1個月……你肏完這次就收手好嗎……」

  我暗自竊喜,這次我全恐怕堅持不下到瞭,固然要收手瞭,不過嘴上可不能
這麼講:「什麼?不行不行,再肏3歸,就3歸。」

  「姐求你瞭,放過姐姐,等姐姐什麼時候有力氣瞭,再給你肏好嗎?」

  經過1番推諉,我終於答應瞭她的哀求,在復1次高速沖刺和女方猛烈的高
潮下,兩人相擁在1起,誰全不肯再動1下瞭……兩人相擁而睡。

  就在這期間,講到也是我情欲如焚太過膽大,居然做瞭這麼久,全沒有鎖門


  居然到瞭1個沒有預約的應聘者,那是個2十到歲的美麗女人,長相出眾,
裝扮的也時尚靚麗,她敲瞭幾下門發覺沒人講話,就擰瞭1下門把手,門居然開
瞭。

  她探入頭到1瞧,好傢夥急忙復縮歸頭往,然後忍不住再次探進腦袋。

  那個應該是校長的年輕帥哥壓著1個美婦,兩人赤裸著身子抱在1起居然眠
著瞭!天吶這光天化日的,還有沒有1點道德感瞭。

  那女人的年紀雖然不是很老,但是斷定比那帥哥校長大,難道她也是到應聘
的?想來這裏,年輕女人不禁想來自己可能要遇見的遭遇,她啐瞭1口,將門合
好轉身離開,她1邊走1邊若有所思,最後終於走入瞭1傢藥店買瞭1盒避孕套
放入瞭包裏,然後復歸來瞭我的辦公室……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